顶风作案!IAC(ADC)利用“区块链”设传销骗局,受骗者已报警!

霸屏天下

近期,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借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adc骗局
8月24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和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门作出以上提示。

根据五部门的提示,这种骗局的网络化、跨境化特征明显,借助互联网的便利快速传播。近日,市民小双(化名)与本报联系,声称自己就是这种骗局的上当者。昨天上午,在市区南环路与中兴路交叉口附近小双的办公室,她向记者讲述了前后经过。

与传销类似

采访过程中,记者感觉,小双其实是个理智、有主见的姑娘。从开始到发觉自己受骗,她都对这种赚钱方式半信半疑,甚至提醒亲友不要入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有想法的人,为什么甘愿在“棋局”里腾挪,却不愿迈出“棋盘”?

今年4月,小双通过朋友了解到这个IAC广告传播平台。她的朋友则是从发小那里获悉的。通过平台的APP,可以买叫“种子”的东西。一个种子2000元,这是平台投资的底限。然后,买家通过转发平台广告获利,每天的收益率是投资额的1%。每7天为一轮,满一轮可计提收益。不算收益的叠加效应,这种投资的年化利率是365%。

小双和朋友对这种高收益相当怀疑。不过,两人讨论的结果是,先放进去2000元玩玩,全当是买衣服了。于是,小双的朋友花200元买了激活码,然后投了2000元,成为其发小的下家。一轮过后,果然净赚140元。小双的朋友遂追投两万元。

赚钱轻而易举,需要做的也简单易行,只用把平台推送的广告转发至微信群、朋友圈,让朋友点开浏览并点赞即可。广告主卖商品有蜂蜜、护肤品、保健品等。

本来就在做微商的小双认为,商品都需要做广告,现在很多广告都是通过网络推广的,她们获得的收益也许就是商家的广告费用。

说服了自己后,小双也在平台开了账号,小心翼翼地投了4500元,成了朋友的下家。一轮过后,果然有钱赚。两轮过后,小双追加了1.55万元,等于共投两万元。

然而,小双的疑虑没有完全消除。她感觉,翻来覆去就转发那几个广告,商品也不畅销,都是她没听说过的,也没见有人买过,怎么能赚钱呢?朋友说,这个问题她也回答不了,遂把其上家发小的微信给了小双。

朋友的发小告诉小双,平台还有网红直播、网络棋牌等项目,会员的收益主要靠这些。这个解释似乎讲得通。(本文转自防骗大数据:FPData)

小双告诉记者,买家在平台投资购买种子后,可以在平台上自由买卖,上家可从下家每万元的交易中获取600元的抽成。这种上下家层层发展的架构以及上家从下家抽成的模式,与传销非常相似。小双告诉朋友,拉会员、交会费,这是传销的形式,但该朋友就是不听。

今年5月中旬,问题来了:小双转发的广告突然打不开了。

用“区块链”包装

小双本来认为,她获得的收益是平台的广告费,但广告打不开了,她还能有收益吗?朋友告诉她,不用转发广告,依然有收益。这时小双已经有些担心了。她认为,自己在平台买卖种子,别人也在做同样的事,买来卖去都是这些钱,收益从哪里来?

小双告诉记者,她加入平台时,里面有全国的会员40多万人,到这时已发展到70多万人,她担心,所谓的收益就是由增加的会员带来的。今年6月底,问题升级了:平台的APP打不开了。

平台解释,这是平台要升级,由IAC升级为ADC。平台称,基于“区块链”技术升级后,以前的种子转化为矿机生产的C币。平台名称IAC广告传播平台也更改为ADC广告俱乐部。

小双的身份由会员变成了矿主。然而,此时,小双想买种子很容易,想卖却很难。以前,平台承诺48小时内必能匹配成功,而且也未失信过,但这次她卖了十几天也没卖出去。

小双说,她开始有意听平台的培训课。平台称,平台靠大家维护。小双更怀疑了:“可我什么都没干啊?”于是,她开始了解“区块链”。

她对记者说,譬如咱俩用微信聊天,聊后可以删掉,但“区块链”写入中心化数据,删不掉。她举例说,像比特币,每笔交易大家都能看到,但她在这个平台上只能看见自己的交易,其他人的交易看不到。(本文转自防骗大数据:FPData)

7月10日,问题又升级了。平台刊出公告,称C币在交易平台C2C交易的过程中产生漏洞,导致部分矿主和C先生的账单错误。同时因为C2C交易中有不严谨的地方,有一位李先生卷款跑路。平台需要把所有错误数据和漏洞修复,因此暂停交易10天左右。

然而,时至今日,该平台所有APP均打不开了。昨天上午,小双当着记者的面点击ADC矿机APP,页面只有象征等待的转圈图案,无其他任何反应。

上当市民提醒莫上当

让小双感到庆幸的是,她前前后后提出来8000元,实际损失1.2万元。在她还在正常获利的时候,她妈妈想投1万元,被她制止。她的一个朋友也想投一笔钱,企图快进快出获利,也被她制止。

小双说,我一个人受害也就是了,你们不能跟着受害。因此,小双一直是这个平台最底层的1级会员。朋友后来追加投资,爸爸和对象先后跟着加入,爸爸的朋友也跟着加入,她因此成为3级会员。而她那个发小则是高高在上的9级会员。

小双告诉记者,她每有疑问,朋友就怼她:你不要以为你读书多,经历的事多,就用你的经验去想平台做的事。平台的聪明人多着呢!你能想到的,平台也能想到。

小双说,我们一圈人都劝这个朋友迷途知返,但她就是不听。针对小双的质疑,平台上还有会员对她耳提面命:“平台的培训你听了吗?你学习了吗?”

更有人说平台肯定会好的,你不要报警,报警会影响平台,平台即使能好也好不了。小双查阅到,这个平台的所在公司是杭州我不是小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上周,小双向平台的所在地杭州警方报警。采访结束后,记者感觉,小双在整个过程中对这个平台都半信半疑,甚至劝阻亲友入局,她自己为什么不早日出局呢?

她坦承,人人都有贪欲。“我也想退,但不可能这么快就全身而退。人都有贪欲,就像吸毒一样,刚开始碰它,你觉得你有自制力戒掉,但你一旦沾上,想抽身却很难。”她说,“人就是不信邪,明知这是圈钱,觉得几个月内或许不会倒,但最后还是套在里面了。”

小双说,现在有些人不愿报警,也不让其他人报警,主要有两种心态:警方若定性为传销,你也会被抓起来;报警也没用,钱照样拿不出来。

小双告诉记者,她之所以报警,不求把钱拿回来,而是希望坏人能得到制裁,骗局不再继续,其他人不再受害。

小双报警当天,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给她回电:今年4月份,这个公司就被清退了。萧山警方告诉她,已接到全国很多地方的报警,并把她的信息给记录下来。

9月4日下午,记者拨打杭州警方电话。工作人员称,这个事件已由杭州当地警方介入初查,后续会有结果向社会公布。她一再建议受害者一定要向当地警方报案。记者称,有一些人存在侥幸心理不想报警怎么办?工作人员说:“钱已经拿不回来了,为什么还不报警啊?”

新闻链接:

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

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

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提示,近期,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主要有以下特征:

一、网络化、跨境化明显。依托互联网、聊天工具进行交易,利用网上支付工具收支资金,风险波及范围广、扩散速度快。一些不法分子通过租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实质面向境内居民开展活动,并远程控制实施违法活动。一些个人在聊天工具群组中声称获得了境外优质区块链项目投资额度,可以代为投资,极可能是诈骗活动。这些不法活动资金多流向境外,监管和追踪难度很大。

二、欺骗性、诱惑性、隐蔽性较强。利用热点概念进行炒作,编造名目繁多的“高大上”理论,有的还利用名人大V“站台”宣传,以空投“糖果”等为诱惑,宣称“币值只涨不跌”“投资周期短、收益高、风险低”,具有较强蛊惑性。实际操作中,不法分子通过幕后操纵所谓虚拟货币价格走势、设置获利和提现门槛等手段非法牟取暴利。此外,一些不法分子还以ICO、IFO、IEO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或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IMO方式进行虚拟货币炒作,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和迷惑性。(本文转自防骗大数据:FPData)

三、存在多种违法风险。不法分子通过公开宣传,以“静态收益”(炒币升值获利)和“动态收益”(发展下线获利)为诱饵,吸引公众投入资金,并利诱投资人发展人员加入,不断扩充资金池,具有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等违法行为特征。

此类活动以“金融创新”为噱头,实质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增强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内容来源:防骗大数据(FPData)综合平顶山晚报,记者|张骞,特此鸣谢!

微多猫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我也是Adc平台的受害者,损失了12000元,到底该怎么办?

    淡如水3个月前 (09-17)
    • 你报警了吗?我准备报警

      兰兰2个月前 (10-13)

财边网 关注信贷、网贷、花呗套现、怎么炒股、投资理财的财经网站

关于财边网联系财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