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投资收益净利大增却难获二级市场认可,昆仑万维前景如何?

刚被节假日宅经济概念稍挽了股价下跌的颓势,然而,好景不长,自1月28日开始,又开始了跌跌不休模式……

根据1月20日的业绩预告显示,去年昆仑万维靠投资获得丰厚的收益,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46亿元至51亿元,同比增长255.18%至293.79%,按理说,在如此优秀的业绩面前,昆仑万维的股价应该一飞冲天,但实际的情形却令人失望。

为何二级市场看不上昆仑万维?是因为昆仑万维热衷于投资?还是对其“游戏+平台+投资”的故事不认可?

加码布局互联网平台 主业一变再变

2020年6月,昆仑万维完成了出售同性交友平台Grindr的股权交割。

2021年1月13日昆仑万维披露公告称,耗资5.4亿元购买的KFH持有美股上市的互联网公司 Opera 8.47%股份,完成了交割,昆仑万维已持有Opera 53.88%的股权。Opera 主营业务为PC端及移动端浏览器和信息分发平台业务。

在外界看来,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昆仑万维迅速增厚了业绩,也从战略角度,完成“游戏+社交+内容分发”的多业务矩阵。

昆仑万维一直在转型中发展。

靠投资收益净利大增,昆仑万维自身主业却难获二级市场认可
在上市前,昆仑万维对自己的定位是移动网络游戏公司;而在2015年公司上市后交出的年报中,主业就变成了三大业务板块,新增了软件工具和互联网金融两项;到了2016年报里,主业又成了四大板块,以昆仑游戏和闲徕互娱为核心的移动游戏平台业务,以1Mobile和Brothersoft为核心的海外软件商店平台业务,以Opera新闻信息流为核心的社交媒体业务,以Grindr为核心的亚文化社交媒体业务;

2017年报上,主营分为移动游戏平台(昆仑游戏)、休闲娱乐社交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等三大业务板块组成的社交媒体和内容平台;到2018年,1Mobile项目不见踪影,年报中的主营业务明确分成四大业务矩阵,包括移动游戏平台(GameArk)、休闲娱乐社交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和投资;回到2020年半年报,因为Grindr被出售,公司业务再次成为三大矩阵。

到了现在,昆仑万维的定位已经是一家互联网平台公司。

二级市场股价萎靡

昆仑万维的收购不能说不给力,自2018年来,投资收益占昆仑万维利润的一半以上,前文也提到了,去年昆仑万维的净利润和利润增速也有赖于投资收益。

但吊诡的是,昆仑万维的股价却迟迟没有起色,且就连机构也逐渐离开了昆仑万维,去年三季度末,持有该公司股票的只剩下17只基金。

在A股,业绩比昆仑万维差,但机构趋之若鹜的公司不要太多。

在昆仑万维,投资俨然已经压过了主业,这家游戏公司竟似带上了一些投行的感觉,这和其创始人周亚辉的喜好有关。

昆仑万维的实际控制人周亚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自己和张一鸣、王兴、宿华那一拨五道口80后创业者相比有差距,挣钱太早,反而错过了一些大的机会。靠游戏起家后,他从2017年开始转向浏览器、新闻、人工算法领域。

2020年4月,他辞任昆仑万维的董事长,专职做 Opera 联席 CEO ,把60%的时间放在这个新兴市场,立志于成为海外版的今日头条,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则用在钻研投资上。

专注投资或许也算是游戏公司在国内巨头厂商份额较大情况下的无奈之举,还好,目前看来,周亚辉的投资成绩堪称战绩彪炳,然而市场的喜好并非没有逻辑,投资收益不错固然是一时之喜,却难以保障它有可持续性。这或许是昆仑万维的股价迟迟没有起色的原因所在吧。

关注信贷网贷/网上赚钱/投资理财的财经网站

关于财边网联系财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