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不平,股市投资人如何避坑?

高佣联盟

“今天回到家,煮了点面吃,一边吃面一边哭,泪水滴落在碗里,没有开灯。”

2011年12月7日,上市公司重庆啤酒发布一则公告,宣布公司投巨资参与研制十三年的乙肝疫苗经临床实验评估为无显著疗效。公告一发出,该公司股价连续9个“一”字跌停,200多亿元市值迅速蒸发。

就在重庆啤酒连续第6个“一”字跌停的晚上,一名网友发表了一篇题为《一边吃,一边哭》的帖子,帖子内容很简单,只有上面那简短的一句话。

这种心酸情景在上周昨日重现——5月6日,A股重挫,千股跌停。A股当日市值蒸发超过3万亿元。

“关灯吃面”的同时,引发了许多讨论。

特朗普发推特称欲对中国加征关税,对市场心理造成较大冲击,这只黑天鹅的出现当然是A股下跌的一个重要背景。但它同时让很多人冷静回望一些蛛丝马迹,此前发布的一些上市公司盈利收益率指标直线往下,上市公司业绩不突出,市场盲目乐观,忽视了股市与实体经济之间的联系恐怕才是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让人们惊呼,此前A股的上涨可能跟资金推动有关,反而跟价值推动关系不大——这才是最可怕的风险所在。

于是,很多投资人把目光投向了股权投资市场。

股市投资
到股票投资市场的上游去

跨资产类别,到股权投资市场就能避开黑天鹅吗?

股神巴菲特的投资秘诀,向来不是炒股,他是选出优质公司并长期持有,从买进到卖出的周期长达10年以上。这是他成功的核心。

但是,对于普通投资人来说,知易行难。

如何选出优质公司?选出后如何正确看待市场波动而长期持有优质企业?在公开买卖上市公司股票的市场,也就是二级市场投资中,能够做到这两点的人,很少。

但一级市场股权投资就不得不这样。

股权投资是投到实体经济,投资人变成企业长期股东,除了资金,还可能需要把自身的资源和能力注入到这个公司,为公司的长期发展做出持续性的支持和监督。

相对于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源头之水。二级市场的股票,大多来自于一级市场投资培育起来的企业。一级市场实现了更早的价值发现。

所以,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投资之间,就有这样几个不同:

首先,一级市场股权投资,主要投的是“原始股”,投资成本相对二级市场更低,也可能会有很高的倍数空间。

另外,专业的股权投资人对企业的作用更直接。通过资本为合适的人提供正确的激励,靠价值创造把蛋糕做大。

此外,股权投资是相对长期的封闭式投资,并不能如二级市场一样随时卖出,流动性相对更低。但正因为此,避免了不理性地追涨杀跌,更利于长期价值投资,进而才可能最大化分享企业成长价值的回报。

股市投资
一级市场“含泪敲钟”也是坑?

当然,一级市场并不是保险箱。

2018年底,多个独角兽公司“流血”上市或上市破发的消息还历历在目。

根据Wind数据统计,港股年内破发的中资股数量更占到七成以上,包括像小米这样的独角兽企业。

另外,据统计,2018年在港上市的十只科技独角兽,其中70%的独角兽中最后一轮投资人出现了亏损。

但同样投资这些公司的投资人,也有获利丰厚的。

2018年7 月 9 日,小米正式在港交所上市前夕,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公开信中提到,最早期的投资机构以500 万美元的投资,赚取了 866 倍的回报。这家陪跑8年的机构就是晨兴资本。

晨兴对小米的投资,也被称为“风投神话”,是中国风投史上创纪录的高回报投资之一。

不仅如此。按照500亿美元估值计算,小米的A轮、C轮投资人启明创投、DST同样获利颇丰。

所以,股权投资的时间点和合理估值很重要。

也是从这一点考虑,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领域,一些投资机构选择把投资阶段向前移,以求更早发现潜力企业,并能在相对早期以更低的价格投资进去。

这样,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在企业后期融资和上市过程中,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回报空间。更早期投入,受企业破发或者估值倒挂的影响相对会更小。

而且,上市只是股权投资退出的一个途径。

对比美国和欧洲这些成熟的VC/PE市场,IPO并不是企业退出的主要选择。

根据硅谷权威数据机构Pitchbook数据显示,美国PE基金的第一大退出路径是通过PE二级市场接盘(S基金),第二是通过并购退出,最后才IPO。美国VC基金的退出路径中,IPO同样也占的比例很少,并购和杠杆性收购占大比例。

在国内,IPO之外的退出选择也明显多了起来。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的统计,2018年,在A股IPO审核态势趋严和新三板挂牌数量明显下降的环境下,股转和并购增加。2019年,私募基金参与并购重组投资的规模还可能将继续扩大。

退出方式的多元,更利于加强一级市场的流动性。

股市投资
股权投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否已经过去?

但信心可能并不能打消所有顾虑。全球经济将衰退的担忧,风口之下一地鸡毛的现实教训,使很多人惴惴不安——股权投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否已经过去?

伴随着这个问题,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在发生转变:更加强调投资赋能而非财务杠杆,投资管理赋能成为私募股权交易高回报的重要来源。

但这又似乎并不是一个新的现象和认知。与其说是改变,不如说是回归。

首先,回归商业本质。

2002年的一个晚上,IDG资本合伙人杨飞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针对百度改变商务模式的问题,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讨论。

那一年对许多机构和互联网企业来说,都是不同寻常的一年:互联网泡沫余波未平,创业板未能开启。在这个背景下,多家创投机构倒闭,许多互联网企业在苦苦挣扎。其中,就包括成立不到两年的百度。业务模式尚未完善,营收与市场均遭遇难关。

杨飞和李彦宏讨论,如果停留在搜索页面服务,不足以支持百度成为一个大公司,百度要做中文搜索引擎服务商才能做大做强。两人还就要做世界第一的中文搜索引擎还是仅次于Google的搜索网页做了争论,最终决定要做就做第一,绝不做跟随者。

这次讨论后来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史上著名的“隆中对”,不仅为日后百度的战略指明了方向,更让当时的百度渡过了一个“死亡之谷”。

这是在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发展之初的著名案例——创新和企业的发展自有其规律,不是一味靠资本就能催生。投资首先要遵循企业的这个规律,陪伴企业经历波峰波谷,甚至帮助企业渡过多个“死亡之谷”获得新生。

这一点,在今天的创投环境中,尤其需要。因为创新边界扩宽,创新、转型更难,需要跨界和复合型的能力。这时,投资人就更需要扮演军师、伙伴甚至是参与者的角色。

比如,亚洲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之一高瓴资本收购“一代鞋王”百丽,对这个传统鞋业品牌进行创新变革。

另外,回归周期视角。

1912年,经济学家熊彼特出版了《经济发展理论》,他在其中提出:拥有梦想和决心的企业家发起的技术创新,拥有提振经济周期的效力。这个过程中,银行家能够为发起创新的企业家提供资金支持。

这个观点后来成为了“创新经济”的理论根基。二战以后的美国逐渐验证这一理论,并在后来产生了史上第一家风险投资机构,以及促进了美国创新经济的起步。

技术创新能提振经济周期,也同时意味着创新和投资不能只看到增长,还要能耐受周期起伏。同时,还可以利用好周期。

中国互联网行业今天的代表,就是在2002年前后那次互联网泡沫中初露锋芒的。

在互联网泡沫后,IDG资本开始物色那些“物美价廉”的互联网公司。

在百度第二轮融资的时候,杨飞代表IDG资本投入150万美元,共获得百度5%的股权。其实在那时,大家都对互联网公司避之不及。因为当时互联网经济正处于最寒冷的严冬,杨飞对百度的投资一度被看作是勇敢的尝试。

日后证明,IDG资本在互联网泡沫后的“捕猎”收获颇丰。对于百度的投资也标志着IDG资本在互联网泡沫之后开始逐渐成为中国创投圈的领军者之一。

所以,股权投资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否已经过去?这个问题之下的回归就是最直接的答案。

对创新企业的股权投资,群体性获利本就不是常态,赢家始终是少数人。因为,在股权投资的过程中,始终有两点是不能单靠资本粗暴逾越的:企业的成长规律;经济、行业的发展周期。在这个过程中,坦然面对,并提升识别和增加价值的能力,才是赢家的姿态。

只是,这一点,在今天的创投环境下,显得更难。因为更需要综合能力,也不再是单打独斗的游戏,无论对于企业还是投资机构,都是如此。

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在投资端,越发注重生态圈的建设;在募资端,越来越多的选择与机构的合作。

对个人投资者来说,越来越多的高净值投资者,选择用投资母基金的方式来参与股权投资。以实现在风险分散的同时,通过专业母基金获取股权投资行业顶尖资源。

众人帮

关注信贷网贷/怎么炒股/投资理财的财经网站

关于财边网联系财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