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贷宝重提赴港上市,“714高炮鼻祖”还在助推高利贷

近日,据财联社等媒体报道,网贷平台借贷宝母公司人人行副总裁曾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借贷宝当前已有1.4亿注册用户,已做好上市前一切准备,目前正在等待合适的时机,预计最快将于年内登陆港交所。

这不是借贷宝第一次披露上市计划,今年3月份,借贷宝CEO王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市计划已在洽谈中,预计年中会向港交所递交资料。目前接近6月底,借贷宝重提赴港上市,可能是已经有了时间计划表。

公开资料显示,借贷宝成立于2015年6月,运营主体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知名私募机构九鼎控股旗下公司。

借贷宝主打服务熟人间的借贷,以借款人实名、出借人匿名的方式促成借款。借贷宝对自己的定位是借贷服务平台,主要提供撮合、登记、催收等服务,主要功能有借款、投资、打借条。

在九鼎控股的加持下,借贷宝上线后拿到过多轮巨额融资,号称估值近600亿人民币,各大机构颁发的奖项更是不缺。

借贷宝一问世就高举高打,上线后号称投入20亿人民币推广费展业,并由此拉开从线上到线下的全民推广热潮。据一本财经报道,借贷宝在线下通过设置多级代理的方式获客。虽被质疑为“传销”,但是成效显著,平台上线1周年后注册用户达到1.28亿,2016年全年借贷宝交易额突破1000亿元。

但是,富二代出身的借贷宝,远没有表面上那般光鲜亮丽,甚至被众多媒体冠以“714高炮鼻祖”称号。2016年,由于平台规则的纵容,“裸条事件”爆发,大量女性隐私照片泄露到互联网上,借贷宝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在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后,借贷宝消停了一阵,之后又抓住机会转型开发售卖现金贷系统,为714高炮平台“送水”。

“自风控”酿苦果

借贷宝交易额的快速壮大,看似是“熟人借贷”模式的成功,却实质上造成严重后果。

借贷宝主打的熟人借贷模式,是借款人实名、出借人匿名的单向匿名借贷模式,由出借人自己把控风险并决定是否出借,借贷双方约定条件后通过借贷宝生成债权债务关系,贷后若有逾期可委托借贷宝进行催收。

整个过程,借贷双方自主交易,自担风险,借贷宝提供撮合服务,收取借款人(债务人)交易费、催收费等。

这也就是借贷宝所宣称的“自风控”。据相关媒体报道,借贷宝打着“熟人借贷”的旗号,不对借款人做任何风控审核,甚至还给用户推荐大量并不认识的“好友”,导致平台变成诈骗团伙的聚集地。

诈骗团伙们聚集于借贷宝,注册很多借款账号,再由团伙成员刷交易额提高信誉。这些诈骗团伙用自己刷出来的高信誉账号向借贷宝推荐的出借人借款,一开始小额借款会按时还款,一旦拿到大额借款即逾期跑路,不少信任借贷宝的出借人损失惨重。

也有借款用户表示在借贷宝借钱时上当,这部分用户在未收到款项时发了补欠条,之后出借人消失,由于联系不上出借人导致无法销账解除债权债务关系。还有借款用户表示,使用借条功能,到期偿还后对方不予销账导致自己逾期。

可以说,借贷宝引为为傲的“自风控”,实质上成为诈骗团伙的工具。

规则纵容“714高炮”野蛮生长

对于出借人来说,有借款人的认证信息甚至通讯录,再加上平台协助催收,真实借款人不还款的概率会低很多。所以,出借人可利用单向风控优势、自行线下沟通的漏洞,通过放大借款数据做到超利贷。

由于借贷宝方面的纵容态度,开始有专门的套路贷团伙通过借贷宝以“短周期”、“砍头息”、“阴阳合同”等方式牟取暴利,714高炮一度在借贷宝大行其道。

(图注:借贷宝App截图)

目前,借贷宝的借款功能有 “一对一借钱”、“定向出借”、“众筹借钱”、“第三方借钱”、“补欠条”等。

前三者功能类似,借款人找到特定的出借人或者发布众筹借款,出借人放款后,形成债权债务关系。“第三方借钱”是借款人向出借人提交借款申请,等出借人审核、联系确认后,根据双方沟通情况可借或不借。

“补欠条”主要作为借款凭证,借贷双方在线下发生借款行为后,通过发电子欠条来约束债权债务关系。整个操作过程中,借贷宝仅作撮合,具体的借款金额、借款利率和时间等均由双方自行协议。

在这套规则下,出借人(债权人)可以通过线下“砍头息”加线上借条/“补欠条”形式套路借款人(债务人),这也是借贷宝被称为“714高炮鼻祖”的由来。

一个实际案例:借款用户A通过借贷宝借款15000元,到手11250元,7天一个周期(第7天还款)。

经双方协商,分两次操作。首先,借款用户A发第一个借条给放款人B,金额3750元,时间7天,利率24%,约定7天到期后线上偿还3767元,A在线上拿到款项后通过支付宝全部转给B;接着A发第二个借条给B,金额11250元,时间7天,利率24%,约定7天到期后线上偿还11300元。整个过程,放款人B利用借条功能,收取砍头本金25%,实际年化利率超过1700%。

还有一个案例显示,借款用户通过借贷宝向出借人借款1000元,实际上只到账700元,7天后需还款1000元,综合年化超过2200%。

央视财经在2018年也对此类事件进行了专题报道。借款人黄女士在借贷宝平台借款1300元,只收到900元,几个月后竟被要求还款28万之多。如此恶劣的行径也引发警方重视,并最终对涉案诈骗团伙予以查处。

而在监管严厉打击“套路贷”、“暴力催收”的大环境下,借贷宝上依然有714高炮出没,这也引发借款用户在各大投诉网站/论坛对平台的大量投诉。

(图注:截图来源于聚投诉官网)

(图注:截图来源于聚投诉官网)

开发售卖系统助推高利贷

2017年以来,监管开始重点关注“套路贷”,并打掉了一批问题平台。借贷宝变得低调起来,转而依靠其多年经验开发出借条系统“银狐”和“天狼”,并卖给涉嫌714高炮的现金贷平台。

据环球老虎财经报道,为躲避监管,借贷宝将银狐系统相关业务交给厦门九钛负责,并由原人人行高管赵海波担任法人。依据上述报道,知情人士透露,银狐的资金一直都是由人人行在负责,赵海波只是名义上独立出去。甚至,连年会两家公司也牢牢绑定。

根据公开信息,银狐系统购买程序极为简易,百度上即可搜索到其官网进行购买。

(图注:截图来源于百度搜索)

在银狐系统官网,甚至有《现金贷“租系统”产业崛起:租金3000,本金10万,一月回本》的推广语。(见下图)

(图注:截图来源于银狐系统官网)

此外,据一本财经报道,银狐系统业务员还把成千上万条包含手机号、身份证号等敏感信息的用户数据泄露给现金贷平台,不但涉嫌违法犯罪,还对社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除了卖系统,借贷宝还为融泽财富等714高炮平台导流。导流的方式也很简单,借贷宝一般会将借条产品直接在其借款超市上线,客户点击后就会直接转入融泽财富等平台微信公众号的贷款申请页面。

在借贷宝App极速贷款区的借款机构有星球优品、融泽财富、热贷鱼、及贷等产品。

(图注:借贷宝App截图)

其中,融泽财富是一家贷款超市,运营方为融泽财富投资管理(大连)有限公司。融泽财富有超过75款产品,大部分为714高炮,比如:小花钱包、随心花、火龙果等。

从聚投诉网站看到,融泽财富从4月底开始有投诉,截止发稿日投诉数量达346条,投诉的主要原因为平台导流的产品放高利贷、砍头息、套路贷等。

借贷宝掌门人王璐曾公开表示,2019年借贷宝有望实现盈利。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借贷宝今年很可能会冲击IPO,但在业务合规以及公司口碑方面,借贷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有福啦

关注信贷网贷/网上赚钱/投资理财的财经网站

关于财边网联系财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