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辞职,回A无望,盛京银行出了什么事?

阳春四月,风和日丽,鲜花烂漫,本该是“策马奔腾、飞速驰骋”的季节,但是这家位于沈阳的银行却显得过于焦灼,负面不断。

从因不良率上升被监管处罚,到董事长宣布辞职,再到股价大跌14%,市场不禁产生质疑:盛京银行,怎么了?

“盛京银行股权比较分散,股东之间内斗也比较严重,没有实际控制人,这对于公司治理来说也是一大弊端。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或许也存在一定的关联。”银行家资深专家对行长要参表示。

资料显示,盛京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是恒大集团(南昌)有限公司,持股为17.28%,方正证券和新湖中宝都是持股5%股东,目前在全国共有18家分行。2014年12月29日,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主板上市,发行股票13.75亿股,每股发行价7.56港币,共募集资金金额103.95亿港币。

盛京银行
董事长辞职

4月23日晚间,盛京银行发布公告称,张启阳因工作安排,已辞任盛京银行董事长、董事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副主任及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据悉,张启阳虽然辞职董事长,但将继续担任盛京银行董事、董事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及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

公开资料显示,张启阳出生于1965年,自2017年6月9日出行盛京银行(02066.HK)执行董事、董事长职务,迄今将近两年时间。其在金融领域有近30年专业经验。在出任盛京银行董事长前,自2013年12月开始担任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党委书记及行长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辽宁省分局局长。2010年6月至2013年12月期间,担任中国人民银行长春中心支行党委书记及行长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吉林省分局局长。

1999年1月至2010年6月期间,于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市中心支行先后担任党委委员、党委书记、副行长及行长。其中,2003年9月至2010年6月期间,同时兼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大连分局局长。1994年4月至1999年1月期间,于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市分行先后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及主任、党组成员及副行长。其中,1996年11月至1999年1月期间,同时兼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大连分局副局长。

对于张启阳的辞任,盛京银行表示,将适时提名合适的额外候选人担任董事长,并将履行相关内部决策程序。

不过,虽然盛京银行同时还表示“其业务营运正常,并将继续按董事会建立的战略方向发展”,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重大的管理人员变动在股市上怎么会不产生影响?

据了解,2019年4月23日,盛京银行整体大盘下跌近14%,收盘价格为4.26港元每股,目前盛京银行的总市值为247亿港元。

盛京银行
多重因素导致股价大跌

不过,“冰冻一尺非一日之寒”,盛京银行股价大跌或许不只是高管变动产生了影响。

据行长要参了解, 4月22日晚间盛京银行曾发布公告称,该行于2019年4月19日召开董事会决定拟进行增资扩股以补充该行核心资本金。该行的初步供股计划拟按每持有10股现有股份获发最多5.18股供股股份的供股基准,分别向合资格H股股东及合资格内资股股东提呈发售H股供股股份及提呈发售内资股供股股份。考虑到供股发行存在认购意愿不足风险,以及该行提升核心资本充足率的切实需求,该行也在同时考虑其他资金募集方式。

对此,相关媒体报道称,盛京银行此举实则是为增加现金流的金额,而这说明目前的盛京银行的资金链是不连贯的,急需资金周转,因此导致投资者们对盛京银行的不信任,仅仅一天时间就造成了股价下跌。

而且,盛京银行的资金短缺问题在2018年的财报上就有所显示,2019年4月16日,盛京银行对外发布了2018年财报,全年实现营业收入金额为158.85亿元人民币,较之2017财年上涨涨幅为19.9%,但是营业收入的上升却没有带来更多的净利润,2018年盛京银行归属净利润为51.26亿元人民币,较之2017年却有了大幅下跌,跌幅为32.3%,每股收益金额还为负,金额为-0.12元人民币,较之2017年下跌了0.06%。

对此,盛京银行解释,因大环境的财务成本普遍增加,其次还因为银行内部环境变化,盛京银行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并对现有业务进行改革,才产生了多余的财务费用,造成了净利润的减少。

但是,从现实来看,貌似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盛京银行的地理位置就对发展有了局限作用,沈阳不是利于经济发展的地区,业绩下降是情理之中的。

其次,截止到2019年年初,盛京银行的不良贷款额竟然高达64.42亿元,较之2017年上涨涨幅为55%。也正是因此在2019年4月12日该行被天津银保监局开出了6张罚单,原因是盛京银行天津分行试图掩盖不良资产。

盛京银行
“回A梦”遥遥无期

事实上,回顾2018年,高管变动似乎一直都是银行业的关键词。除了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外,民营银行更甚。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2018年一年,17家民营银行里,至少有7家银行进行了董事长或行长的人事变更调整。

就在3月5日,网商银行召开董事会宣布,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将卸任网商银行董事长,由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网商银行副行长金晓龙升任网商银行行长。之后在3月15日,华通银行官方微信公号也发布消息称,该行董事长刘丹在3月5日获得福建银保监局任职批复并履职。刘丹出生于1959年12月,年近六旬,历任工商银行福建分行营业部总经理、副行长、高级专家等职。

除此之外,上海华瑞银行、吉林亿联银行、湖南三湘银行、重庆富民银行、武汉众邦银行等均发生过行长或者董事长变动。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业绩不尽于人意,或是换帅诱因。因为从现实情况来看,不少民营银行高管都是原先传统银行的中高层。他们之所以会 “水土不服”,市场人士分析指出,准入门槛高、对发起股东监管严格、经营难、创新难等问题,都是困扰民营银行发展的关键所在。

“银行换帅,大部分原因都是经营业绩不够突出,这也是民营银行面临的发展难题。表面上来看,民营银行的整个盈利能力确实很强,但其经历的整个经济从高增长到中低增长的过渡阶段,这中间整个规模的扩张都开始受到限制。业绩不尽如人意,或是换帅的诱因。”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而回到盛京银行这家城商行来看,高管变动,除了公司治理层面的问题外,经营不善或许也是一大诱因。

从2018年年报数据来看,除了出现“增收不盈利”的状况,从资本充足率方来看, 盛京银行的各项资本充足率指标也都出现了下滑。截至2018年年末,盛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1.8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52%。值得注意的是,该行2018年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只比监管要求的8.5%高出0.02个百分点。

盛京银行
据了解,盛京银行一直都有个“回A梦”,曾在2009年启动A股上市计划,但由于A股暂停IPO和股东数量等因素,该计划最终流产。

2015年11月,盛京银行重新提出回A申请,计划发行不超过6亿股,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然而,2017年3月,盛京银行宣布撤回A股IPO申请。

2017年6月9日,发审委指出盛京银行在审核中存在的主要问题除了其公告的“董事会成员与股权结构出现变动”,还有“发行人贷款风险分类的判断依据和执行情况以及不良贷款的划分是否谨慎存疑”。

如今,2019年已经快过半,不仅“回A梦”遥遥无期,在港股市场貌似也没那么好过,盛京银行或许的确需要反思了!

交流QQ1826672306

有福啦

关注信贷网贷/网上赚钱/投资理财的财经网站

关于财边网联系财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