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全国消费负增长,鼓动消费是解决之道吗?

何为消费负增长,通俗点说就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去年王小二家杀了一头猪请客吃饭共花了2万多块钱,今年王小二家宰了一只鸡请人吃饭共花了500块钱。这样,村里的人都知道王小二家请客吃饭的消费已经负增长了。

是王小二家变得很小气了吗?不是,因为其他家可能连鸡都杀不起,五百块钱的饭都请不起了!

那么消费负增长根本原因是什么?很明显,大家都没有钱了!

据西南财经大学调查中心2020年的调查显示: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放缓到2.1%。从绝对数值上看,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189元,若与前两年的名义增速均值相比较,去年居民收入整体少增约1.7万亿元。

注意这是人均数据,有许多资产上百亿的富豪参与了平均,如果我把这些顶层数据去掉的话,去年居民收入整体少增加的不是1.7万亿元,而是负收入,更多人的收入已经严重抵不上负债了。

居民收入没有增加,人们面对价格日益攀高的物价,不是达到消费过剩的地步,而是达到了不敢买的地步。有的地方猪肉价格已经破百,而很多人月收入不到3000,再减去房贷和各种贷之外,如若再逞强买几公斤猪肉回来,这往后的日子还怎过?

所以造成消费负增长的原因,除了手中没钱之外,还有高负债和高物价等原因。

那么如此看来,专家教授一直研究要让居民努力消费、拉动消费就是伪命题了。

教授们可以教居民怎样花钱,如何如何投资,如何如何理财,如何如何享受人生?奇怪了,老百姓手中有钱还需要你教花钱?你们研究拉动消费不如研究怎样提高社会生产力,怎样让老百姓们的就业得到安排,怎样让物价保持稳定。注意,在人们没有高收入的情况下鼓动消费、拉动消费的做法是罪恶的、是邪恶的,这是历史的教训,也有前车之鉴。

1990年的日本,全民干起了疯狂消费和享乐的事情来。当时有一句流行语叫刹那主义,就是及时消费享乐的意思。商家为了把这种消费放大化,除了鼓励拼命买房之外,还诱导出这样的购物节那样购物节损招。

相关机构为了让人们尽情消费,鼓励人们贷款消费成立了许多消费贷公司。有一个叫武井保雄的日本人创立了日本第一家的消费贷公司,仅两年时间他的放贷总额突破一兆日元,之后许多消费贷公司疯狂崛起,日本大街上涌现了上万家自动消费贷款机,当时的日本人贷款就像我们今天操作手机一样简单,对着摄像头就可以把贷款划入自己的账户。

全民能轻松搞到钱,养成各种攀比和消费的习惯,连纽约第五大道的名牌店里都挤满了跨国去海淘的日本人,英国,美国,澳洲等一些国家的游客多是买买买疯狂购物的日本人。

结果这些鼓励消费、拉动消费的结果如何呢?两年后消费贷公司坏账比例快速攀升,催收电话开始出现卖血卖肾等字眼,许多人为躲债出走流浪街头,日本地铁经常有人跳轨自杀。

社会大消费的风气一旦形成,好吃懒做的人越来越多,花天酒地的日本迎来了高失业率,紧接而来的是经济泡沫大破裂,股票暴跌,房价暴跌,国民财富狂疯大缩水,彩色的繁华彻底坍塌。记住,在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前,人们正在毫无理性地在超前消费,必须引以为戒。

去年中国消费首次出现“负增长”,这说明什么个问题,这说明我们还是一个能克制住消费、不打肿脸充胖子的理性民族,并非坏事。

关注信贷网贷/网上赚钱/投资理财的财经网站

关于财边网联系财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