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创立海思,当了多年备胎,今天终于转正,你怎么看?

火牛计划

首先我个人判断,目前为止这只是美国的威胁,否则美国不会先高调释放这类消息而是直接采取行动了,此前类似事件中,美国总是作为筹码先抛出来,看看我国政府如何反应和应对,禁售芯片这件事情最后走向什么结果,关键看我国政府如何应对和协调了,我认为解决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当然,假如美国禁售华为高端关键芯片最终不可逆转的话,这基本上属于毁灭性的结果,如果华为长期得不到美国关键芯片的话,基本上会走向没落而无法逆转,因为在通讯行业,落后2年就基本上面临淘汰出局的风险,而芯片行业从研发开始到取得大面积可用的结果,至少20年,也就是假如中国在目前的基础上开始研发高端芯片,真正达到全面可用的状态,大致20年是最低时间,这还是最乐观的估计。

很多人津津乐道华为海思的现有芯片成果,这是对芯片业的不了解所知,因为海思的图像ISP、麒麟芯片的arm,这在国际上芯片业界都是技术难度不高的芯片类,有大量的成熟芯片功能模块设计IP可以选购,根本不用自己做,中国很多小公司现在都可以采用购买IP方式做出自己的高性能CPU,譬如瑞星微、全志公司都是如此,但很多高性能AD,DSP、运放,滤波,或者其它专业芯片,这条路就走不通,必须全程自研,难度高几个数量级。

华为创立海思
那么中国在芯片之路上有哪些重大障碍呢?

1、缺少芯片的全产业链。芯片的确是集人类知识之大成,方寸之间凝聚着近乎从工业革命发端起的全部文明成果,在这条路上西方已走过300年以上的路,但中国的大规模工业化进程几乎是从前苏联无偿援助的156个工业项目开始的(这一点上前苏联居功至伟),至今为止,中国工业化进程不过60来年,中间还有大量的折腾时间,改革后确切的说实在2000年后,中国才进入快速发展的道路,国家实力急剧膨胀,但至今不过20年,可以说中国人民真正在现代化的道路上也就是区区20来年。

2、芯片从原材料开始,需要近乎人类所有的工业领域参与,从材料学、冶金、精细化学、机械加工、光学、物理学、微电子学…….,几乎你所知道的行业,都在直接或者间接的为芯片业服务,缺少这些环节很可能导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局面,而中国目前只具备应对低端芯片的行业技术能力,高端芯片根本没有实践过,基础很少。

3、本土严重缺乏芯片技术人才,众所周知,美国近40年为中国培养了近300万留学生,但这里面大部分留在了美国,其中直接从事芯片行业的技术人才并不多,回到国内从事芯片的则少之又少,导致中国极度缺乏芯片工业人才,而“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的培养动辄一代人,更遑论中国的教育机构弊病,根本很难培育高端人才,这也是钱学森之问的来历。

4、芯片商业生态链的严重缺乏,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市场,这相当于芯片产业链的末端,但在芯片设计、制造产业链,我们非常的薄弱,最关键的在这个领域没有搞“大跃进”的可能性。

5、高端电子设计工具EDA的缺乏,高端集成电路动辄数十亿个晶体管,这根本就无法人工设计而只能由电子设计工具开完成,而这些EDA工具不仅仅只是软件问题,更多的是模型与数据问题,西方的EDA是基于他们长期大量的集成电路累计的实践数据,在这些实用化的数据上才设计出有效的EDA工具,而我们根本就没这些数据积累。

6、设计知识面与方法论的缺乏: 高端芯片不仅仅基于理论,更是一个长期实践的积累的过程,它不是堆积几百个天才即可解决问题的,很多技术成功都是非常偶然或者小概率灵光一现的结果,很难快速重复,只能等待时间的累计。

华为创立海思
7、海思芯片在这条芯片之路上,只是负责非常短的一小截技术路径,主要是部分芯片设计,使用的EDA工具是西方的,芯片的大量IP(IC的功能部件设计)是购买西方的成熟技术,然后委托台积电之类的尖端企业代工,而台积电虽然是中国人开的,但企业基本上是西方企业,设备与技术路线都是西方的。

8、芯片品种的严重缺乏,华为或许需要数百种高端芯片,门类迥异,但海思和麒麟目前主要集中在图像芯片和CPU以及部分modem方面,如果要满足华为庞大的芯片需求,这只是解决了华为1%的芯片需求问题,到了更加高端的微波、光通讯芯片,根本就没有。

所以,中国的芯片之路,动辄20-30年才会有所大成就,根本就没有捷径、没有大跃进可走。

中国要做的事情,是真正融入这个世界,遵循这个世界的主流价值观,吸收先进文化思想,至少目前阶段遵循这世界的主流次序,继续积累实力,特别是自己的原创技术能力,并形成自我维持和繁荣的能力,这是需要上百年的时间的。

所以在目前状况下,反美、反西方在技术上、伦理上甚至政治实践上,都是不明智的。

有福啦

关注信贷网贷/网上赚钱/投资理财的财经网站

关于财边网联系财边网